故乡今夜年关至,边关站岗别样的“乡愁”在心头

来源:人民前线浏览数:1
文章附图


    “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题记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转眼又是过年。霓虹闪烁,车水马龙,每逢佳节倍思亲。又是一年冬雪与春风的邂逅,寒冷与温暖的道别,在这遥远的地方,我抬头凝望苍穹,思绪里飘荡着故乡的山川,细细碎碎,点点滴滴……


    忆往昔


    孩童的时光,是贫穷中的富足和欢乐。“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年前几天,村里的大人们就开始张罗着置办年货,每年这时,父亲都会骑着自行车带我去市里买年货,这也是我一年中最开心的时刻。


    从村里到市里有二十里地,出发前母亲仔细地给我穿上厚厚的棉袄,围上她的围巾,生怕我冻着。一路上,零星的雪花飘洒在空中,北风不大吹在脸上却刺骨的疼,我缩成一团躲在父亲背后,车轮吱吱响,在雪的世界里,童话般的梦幻悠长。


    集市上小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可甜可甜的啦,不甜不要钱,刚出锅的爆米花……”父亲要去买鞭炮、春联,我攥着母亲给的10元钱舍不得花,转了一圈,买了一斤奶糖和一包摔炮,拎在手里,满足地跟着父亲回家。


    回到家,母亲早已把饭菜做好,被蒸开了花的发面馒头,正咧着嘴笑;猪肉白菜炖粉条,热气腾腾;茶几上放着母亲刚摊完的煎饼,香气笼罩着整个屋子。


    饭后,母亲又开始忙着在铁锅里用沙子炒花生、油炸土豆条、萝卜丸子……父亲那边也没闲着,杀鸡、洗鱼、剁肉、拌馅,准备晚上包水饺。


    晚上8点,我们围坐在电视机前,边包水饺边看春晚,浓浓的年味,浓浓的亲情,现在回想起来,竟是这般弥足珍贵。


    惜岁月


    自从我参军入伍后,对家和故乡的记忆越来越模糊,只能凭借电话里与母亲的交流得知一二。每次挂掉电话,我都会感慨人事更迭,沧海变迁。


    前几年爷爷去世,我没能见到最后一面,请假回家奔丧,看到父亲布满皱纹的额头,一改往常的长发留起了平头,但头发都白了。母亲也佝偻了,布满老茧的双手还是被胶带“保护”起来。


    近段时间,和父母通话次数屈指可数,每次他们都要在电话里“啰嗦”个没完没了,记性也不好了,下句想说啥,转念间就忘了,父母真的老了。


    都说父爱如山,母爱似水。而今,这山不再威武雄浑,这水也不再温柔细腻,沟壑的额,眉间的锁。总以为生命的年轮无尽漫长,殊不知,零碎的日子拼凑在一起,便是永远的过往。转角处一抹泪痕,离别时一声长叹,无言无语,无声无息。


    望风尘


    “男儿当门户,坠地自生神。雄心志四海,万里望风尘。”参军入伍,就是为了惩恶扬善,保家卫国。军中男儿也有情,每晚加完班,回宿舍的路上,耳边的风声让我不禁翘首北望家的方向,脑海里浮现熟悉的画面……


别样的“乡愁”2.jpg


    想家的时候,想想“一家不圆万家圆”就特别自豪。


    “春节快乐!”这是节日里最畅销的祝福。而这一祝福在军人口中,却是一言九鼎。因为他们把你们的节日与快乐,义无反顾地作为自己的使命与职责,担当在坚实的肩头!(来源:人民前线,文图/张署光 史克云)



骨科专家王宇广告-1.jpg

时尚高粱酒02.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