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给古龙写信约稿,古龙创作了代表作《陆小凤传奇》

来源:读史浏览数:1
文章附图

古龙的代表作之一《陆小凤传奇》1973年在《明报》连载。影视剧照


    1954年,梁羽生以一部《龙虎斗京华》,揭开了新派武侠小说的序幕。1956年,金庸以一部《碧血剑》加入新派武侠小说的阵营。在那以后,金庸和梁羽生佳作不断,掀起了一股新派武侠小说的热潮,一时之间,洛阳纸贵。那时候,古龙在哪里呢?


    从年龄上来说,古龙比梁羽生、金庸小了14岁,算是他们的后辈。当金庸、梁羽生在新派武侠小说上写得风生水起时,他还是成功中学的一名高中生,写点诗歌、小说之类的文字。1958年,当古龙放弃学业与舞女郑月霞住在一起后,为了赚钱,他开始尝试写武侠小说。1960年,古龙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新派武侠小说《苍穹神剑》。此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在上世纪60年代,金庸、梁羽生、古龙,是新派武侠小说作者中影响最大者,人称“三剑客”。他们的作品被纷纷拍成电影、电视剧、戏剧,让文坛变得更加热闹,让老百姓的文化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其实,他们之间也发生了不少有趣的故事。


    1966年,《新晚报》总编辑罗孚邀请梁羽生撰写一篇文章,对梁羽生和金庸的新派武侠小说作品进行系统性的分析。这是一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梁羽生颇不愿意。可在罗孚的反复邀请下,梁羽生最终以“佟硕之”为笔名,在《海光文艺》创刊号上发表万字长文《金庸梁羽生合论》,惹出了一番笔墨官司。


    倪匡先生是金庸提携出来的后辈,又是朋友,看到这篇文章后很生气,对人说:“他是想拉金庸来为自己增光……金庸、梁羽生合论?绝不可能!”金庸后来迫于形势,也在《海光文艺》发表一篇《一个讲故事人的自白》,对此事进行了一个回复。在文章里,金庸很谦虚地说:“我只是一个‘讲故事人’……刻画一些人物,讲一个故事,描写某种环境和气氛。”这件事一度闹得沸沸扬扬,连古龙都知道了。古龙专程来见梁羽生,了解此事的来龙去脉。


    当然,金庸和梁羽生的关系并不受此事影响,还是惺惺相惜。1999年春节,金庸在跑马地一家叫“雅谷”的西餐厅宴请了前来探亲的梁羽生。两人相谈甚欢。在告别时,金庸对陪同的友人说:“梁羽生来了你要通知我,我们要聚一聚。”


    古龙与金庸、梁羽生两人的关系都非常好。不过,古龙最早认识的是梁羽生。有一次,梁羽生设宴邀请一位朋友,这位朋友带去了一个年轻人。席间,梁羽生与大家兴高采烈猜拳划令,却见这个年轻人一言不发,只是一股劲地喝闷酒。梁羽生觉得奇怪,便主动找他交谈。这个喝闷酒的年轻人,就是古龙。那阵子,古龙初入文坛,过得很不如意。梁羽生却很欣赏他的文笔。就这样,古龙进入了梁羽生的朋友圈。


    随着古龙在武侠小说世界的崛起,金庸也与他认识了,成为好朋友。金庸去古龙居住的地方,古龙总要尽地主之谊。同样,古龙也经常去金庸家里做客。鲜有人知的是,金庸还曾经找古龙约稿。


    1972年,金庸的最后一部作品《鹿鼎记》在《明报》的连载即将结束。为了使得《明报》能够继续刊登新派武侠小说作品,金庸给古龙写了一封信,向他约稿,请他在《明报》上连载武侠小说。古龙收到信时,正泡在浴缸里洗澡。他拆开信读完后,不敢置信,“光着身子躺在椅子上,半天不说一句话”。


    古龙很重视金庸的约稿,创作了他的代表作之一《陆小凤传奇》,于1973年在《明报》连载。《陆小凤传奇》问世后,大获成功,多次被改编成影视剧,让古龙赚得盆满钵满。对此,古龙对金庸深怀感谢,还曾经说他最好的朋友有两个,其中一个就是金庸。另一个应该是对他有提携之恩的倪匡吧?


    1985年,古龙因肝硬化、静脉出血英年早逝。对此,金庸深感惋惜。2003年,金庸到中山大学作演讲时,提及自己与古龙的交往时说:“古龙是江西人,个性有点侠气,我就没有。他喝酒多年所以年轻时就去世了,与他交往,我认为他与武侠生活相近,有次他不愿与一帮人喝酒,结果被人砍伤手臂。而我是规规矩矩地做学者,他与我平时谈天说地很好,要生活在一起不容易。”


    金庸又如何评价梁羽生和古龙的武侠小说作品呢?他曾经这样说:“古龙就是这么浪漫的人,与他的作品一样的浪漫,看着过瘾。而梁羽生的作品却要老实一些,也像他的为人。”在这里,金庸送给古龙一个“浪漫”的标签,送给梁羽生一个“老实”的标签。(来源:读史)



骨科专家王宇广告-1.jpg

时尚高粱酒02.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