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氏太极拳与晋城

来源:太行日报晚报版作者:刘中朝浏览数:99

   上世纪八十年代,杨氏太极拳开始在晋城传播


  杨氏太极拳在晋城的传播可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早在1981年,刘光普、郭之瑛夫妇和赵海瑞、郭象壁、靳更生等数十人就在晋城一起习拳练剑,并经常上太原学习交流,得到太原市原电子工业局局长程相云(泽州县土河乡人)的指点辅导。经程相云引见,结识了杨氏太极拳的第四代掌门人杨振铎。1982年4月,山西省杨氏太极拳协会成立。同年10月,山西省杨氏太极拳协会晋城县杨氏太极拳分会成立,成为我省第一个县级协会。从此,杨氏太极拳在晋城大地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起来。


  为了普及推广杨氏太极拳,让更多的人习拳练剑,达到强身健体,防病治病,全民健身的目的。杨氏太极拳发展初期,协会举办培训班50多期,培训学员1500余人。刘光普、郭之瑛、赵海瑞、郭象壁、张金珠、刘中瑞等人四处奔走,义务教拳。培训班一月一期,连续不断,一年四季都有培训。不管是寒冬腊月,还是炎炎夏日,哪怕只有几个人练拳,刘光普、郭之瑛等人也会耐心指导,一招一式地示范,直到学员学会为止。学太极拳热,练太极拳火的场面遍布晋城大地。


  在众多的练拳队伍中,也培养和锻炼出了一批精英和骨干,不少人都能熟练打下杨氏103式,49式太极拳和杨氏55式、40式太极剑及杨氏13式太极刀。在晋城很多地方,如西关旱冰场、西巷游乐场、植物园、古矿、市政府大院、泽州公园等地每天都有几十甚至上百人习练拳剑。在一些大型企业和乡镇也组成了练拳队伍进行晨练和晚练。


  1984年5月,在太原迎泽公园,由刘光普带队,郭之瑛任教练,郭象壁、赵海瑞、靳根生、刘中瑞、张金珠、马平定、王麦香、 张书平、郝梅青、李凤兰一行12人参加了全省第二届杨氏太极拳运动会,晋城队荣获太极刀第二名,拳、剑、刀综合第三名。


  从1984年到1998年,是杨氏太极拳在晋城最活跃最辉煌的时期,练拳习剑的人数众多,并多次在各种大赛中获奖,同时还培养出了一批人才。如现以国套拳为主的拳师田柳娜、以陈氏拳为主的王麦香、魏雪拽等都是在练习杨氏拳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历经坎坷,在困境中寻求发展


  任何事物都是呈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的。杨氏太极拳在经历了早期的辉煌,更多的是在艰难中生存发展。1999年至2001年,是杨式太极拳发展中最困难的时期。当时太极拳国家套路开始推广实施,再加上陈氏、孙氏、吴氏等传统套路的出现,使得一部分杨氏拳友转练国家套路和其他门派,再加上活动经费的拮据,外出培训和参加比赛全靠自筹、自垫或社会少量赞助,重大活动项目没有经费注入,也影响了很多人练习太极拳的积极性。特别是协会组织者刘光普和郭之瑛夫妇相继患病,造成了领导无核心,活动无主干。各项外出培训和比赛活动只好取消和停止。


  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协会会长刘光普尽管身患脑血栓,说话不清,行动不便,但仍然坚持工作,想尽一切办法要把杨氏太极拳传承下去。刘光普和郭之瑛是我的父母亲,也是我的启蒙老师,在他们的影响和带动下,我也成了一名太极拳爱好者。对父亲的操劳和苦心,我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并下决心接过父亲的接力棒,继续完成父亲的心愿。为此,我和父亲还有太极拳爱好者武文英等人,多次商量研究协会的生存和发展方向,并一起和武文英等人东奔西跑,想方设法为太极拳协会寻找接班人。


  最后经多次斟酌筛选,泽州县原人大常委会主任翟小屯和泽州县原劳动局副局长杜保鲁担当了重任。2002年初,父亲刘光普带着杜保鲁、赵海瑞、武文英等人亲自到太原,向省协会副会长程相云联系调整晋城协会的领导问题。经省协会领导研究同意,在晋城市杨氏太极拳协会基础上组建泽州县太极拳协会。这之后,大伙一方面积极筹建太极拳协会,一方面恢复太极拳活动。


  2000年9月17日,组队参加了晋城市首届“山耳东杯”太极拳、剑比赛。2001年10月,组队参加了泽州县老龄委在县政府举办的泽州县首届老年太极拳、剑比赛。2002年5月19日,组队参加了由晋城市武协举办的晋城市第三届“凤河杯”武术锦标赛,并取得了好成绩。


  晋城市杨氏太极拳协会和杨氏太极拳事业经过一番坎坷曲折,终于在艰难的环境中得以生存和发展。


  1


  杨氏太极拳是太极拳中的一个主要流派。它由第一代宗师杨禄禅及其子杨班候、杨健候,其孙杨少候、杨澄甫,其重孙杨振铎,祖孙四代人经过苦心钻研,刻苦磨炼发展起来,多年来深受广大群众的喜爱。


  上世纪八十年代,杨氏太极拳开始在晋城传播。20多年过去了,杨氏太极拳在晋城大地上不仅生根开花,而且硕果累累,人才济济。如今,晋城太极拳队已发展到60多个,协会会员发展到1000余人,杨氏太极拳在人们的生活中展现着独特的魅力。


  2


  杨氏太极拳与晋城


  ■文/刘中朝


  3  


  历经20多年,杨氏太极拳在晋城硕果累累


  新世纪呼唤新的生活方式。随着人们健康意识的提高,杨氏太极拳在晋城迎来了新的生机。2003年12月1日,泽州县太极拳协会成立。翟小屯任会长,杜保鲁任常务副会长,我也有幸担任了副会长职务。重病在床的父亲刘光普和母亲郭之瑛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


  泽州县太极拳协会虽然只是一个社会性群众组织,但工作开展得非常顺利。协会每年都要举办一次太极拳、剑比赛,并由最初的十几个队参赛,发展到2007年的39个代表队参赛。每次比赛,阵容强大,场面壮观,同时还影响和带动了很多机关单位、乡镇农村积极组队参加,有力地推动了全民健身运动的顺利开展,促进了小康社会和新农村建设的顺利进行,并在多次比赛中获得大奖。


  2005年7月,由我带队,在太原电力公司参加了山西省第十六届杨氏太极拳运动会,荣获杨氏拳、剑、刀三等奖。2006年7月,在临汾举行的山西省第十七届杨氏太极拳运动会上,又获得团体三等奖。2007年7月,在太原滨河体育中心举行了山西省第三届杨氏传统太极拳国际邀请赛,来自美国、德国、澳大利亚等十几个国家和全国十几个省共39个代表队参加了比赛,泽州县杨氏队以9.01的高分获得了杨氏太极拳、剑集体三等奖。


  2007年9月,任华代表晋城市武术协会参加了山西省“孝义楼东俊安杯”第六届农民运动会武术比赛,获女子杨氏传统太极拳、剑铜牌奖;还和魏雪拽、张有富、张桂荣获国家套路42式太极拳集体项目铜牌奖。


  经过20多年的发展,杨氏太极拳在晋城大地上不仅生根开花,而且硕果累累,人才济济。如今,太极拳队已发展到60多个,协会会员发展到1000余人,经常参加太极拳习练的多达4000余人,仅每年参加比赛的队员就达600余人。


  受益太极拳,生命更精彩


  由于家庭的影响,随着太极拳运动在晋城的兴起与发展,我也和大多数太极拳友们一样在太极拳中受益匪浅。早在上世纪80年代,我因患糖尿病,休息治疗期间,也跟随父母亲学过一段太极拳。后由于工作繁忙,没能很好坚持练习。但我对于父母亲热爱太极拳,从事太极拳活动始终是大力支持的。


  我父母亲因患高血压、脑血栓于2004年2月和10月相继去世,我陷入了无限悲痛之中。父母一辈子为人师表,一生清贫,没有给我们兄弟姐妹留下什么房产钱财,但留下了造福于人类的太极拳事业值得我继承。2003年4月我调任泽州县委党校常务副校长,从2004年2月父亲去世以后,我每天清晨6点到广场和杨氏拳友学拳练拳,拜师学习,坚持锻炼。


  为了学好太极拳,我还购买了很多太极拳方面的书籍、录像带、光盘等用来学习。在我家院子的墙壁上,我专门镶嵌了一块镜子,照着镜子练拳。在坚持练杨氏太极拳的同时,我还兼顾学习国家套路太极拳。每次市县组织培训,我都抽时间参加学习,经名师指点,国家套路24式、32式、42式太极拳和32式、42式太极剑我也能熟练打下,并多次在比赛中获奖。


  为了继承父母亲的太极拳事业,我不仅作为一名队员积极参加太极拳练习和比赛,而且还参与了太极拳协会的领导工作,并引导带动周边人员积极参加此项活动。2007年3月,我组织党校全体教工和家属每天早晨进行一个小时的杨氏49式太极拳培训,由我妹妹刘中瑞主教,我配合教练。2007年“五一”劳动节前夕,还组织全体教工进行了杨氏49式太极拳的表演比赛。同年7月20日———25日,泽州县太极拳协会在党校举办太极拳培训班,我也组织全体教工参加了学习培训。9月12日———14日,我还聘请太极拳名师田柳娜来党校辅导国家套路42式太极拳。从2007年5月8日起,上午的班前操由原来的广播操增加为广播操和杨氏49式太极拳结合进行。暑假,又把上午班前操的内容增加了一套国家套路42式太极拳。现在党校大多数教工都能熟练打下两套太极拳。


  我于1989年患糖尿病至今已有近20个年头,1992年还遇车祸,1998年又患重症肝炎,几次生命垂危。一方面我树立信心及时治疗,一方面坚持不懈天天练拳,哪怕是过年过节,数九寒天,也从不间断。和我在一起工作的同志及社会上的朋友熟人都疑惑地问我:“刘校长,你的精神怎么那么好,迟早都有使不完的劲。”我的回答是:一要树立工作和生活的信心;二要做到生活规律,虚怀若谷,与世无争;三要坚持锻炼,每天打拳,这是中老年人一项最好的活动,也是我最主要的一个精神支柱。正是因为对太极拳的钟爱,使我始终精力充沛。工作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个人也受益匪浅。同时,我还在社会团体多处兼职。


  杨氏太极拳给了我生命,杨氏太极拳给了我事业,给了我希望,给了我丰硕的收获。杨氏太极拳正在晋城大地茁壮成长,在人们的生活中展现着独特的魅力。



骨科专家王宇广告-1.jpg

时尚高粱酒02.jpeg